小人”的特点是嫉贤妒能,整人,只爱自己

何为“君子”?我的理解是:做人堂堂正正,有着远大的目标与追求,自己好,也希望别人好。说话做事,常顾忌对社会及亲友有益。

何为“小人”?胸无大志,懒惰懈怠,最要命的是看不得别人好。对优秀者嫉妒、百般诋毁而后快。背后放冷箭,诽谤,制造事端等等。这皆是无耻“小人”做派。

是的,现实生活中,“小人”无处不在。喜欢扇阴风,点鬼火,甚至还感觉良好。“小人”很少承认自己是“小人”,既不尊重事实,又不顺逻辑,还自以为是。“小人”似乎在母胎里就已经坏了,好像与人过不去,其乐无穷!“君子”坦荡荡,而“君子”总在明处,“君子”是干正事的大人,没时间琢磨人,议论人,做事雷厉风行!可稍不留意,就有被“小人”阴害的可能。因为“君子”爱阳光,“小人”喜阴暗。中国有句古话:明箭易躲,暗箭难防。“小人”见年轻人缺少经验,不是给予鼓励,亲自扶一把,而是打击,总是生怕年轻人别好了,因内心黑暗,总顾虑负面影响他什么,甚至别挡了他的“阳光”。“小人”之所以被称为“小人”,说白了,自始至终只想到自身利益,心胸狭窄,自私自利,言行不惜损人利己,甚至为达某一目的,不择手段。见到上级,脸皮厚,涵养好,对同事或下级,不惜冷脸脚踩、手按、口中歪曲。“君子”的特点是爱才、惜才,爱社会。“小人”的特点是嫉贤妒能,整人,只爱自己。

因此,鲁迅先生一生痛恨“小人”。尤其善恨放他人冷箭的卑鄙“小人”。他提出:“一个也不宽恕。”笔者赞同这观点。宋朝的名相寇准,爱才心切,见毕恭毕敬,能言善辩的丁谓有才,便提拔了他。丁谓明着感谢,甚至一次在大臣们共同用餐时,寇准不慎汤污了胡须。丁谓竟起身用衣袖拭去,在人前,丁谓可说是演技高明,口里恩公恩师的喊着,背后却使着绊子。后来,他硬是联合“小人”把寇准从相位上推倒。再后来,他临死前看到了地狱,并写下《阴狱》一诗,想去见寇准谢罪。这就是人们常说的,人至将死,其言也善吧。可是,看透他“小人”之心的寇准,坚决不见。光明磊落的寇准,依然是名扬千秋的名相,而丁谓“小人”戏也唱到头了,除了生命已熄,“美名”也进了《奸侫传》。“君子”与“小人”的结局,彰显上帝之公义。这正应了《圣经》言:“上帝会以各人所行的,报应给各人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